/images/logo.png

通知公告:

联系地址:

湖北荆门市象山大道33号

邮政编码:

448000

◇ 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 校友风采 > 正文

校友余恒菊贵州支教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5-11-07作者: 浏览次数:来源:

编者按:余恒菊2005年从我校英语专业毕业后,瞒着父母去黔南偏远的山区支教。他放弃在深圳的工作重回深山里当志愿者,在支教中相爱的女友不再回来。这位依旧在大山里坚守的燕赵好男儿,用28岁的肩膀扛起贫穷与孤独,扛起本不属于他的那份责任。目前,随着中央电视台等新闻媒体的关注,更多的国人在感动中记住了他的名字——余恒菊。

     

来回两个多小时,挑回来的水只剩下半桶。此时,他才感到滴水贵如油。每次洗完脸,都要留着水洗衣服、洗脚。一桶水要用一个礼拜。为了省水,他索性削发为“僧”。他姓余,所以同事便送他“余和尚”的雅号。

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挑水吃的“余和尚”
 
三面环山,山脚下立着十几间孤零零的旧房子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房子四周是光秃秃的石头和丛生的杂草,这就是他支教的长顺县交麻乡翁落村小学。
本来,他来长顺后被分配到条件相对较好的鼓扬镇中学。可3个月后,他主动向领导提出要到最偏远的小学去支教。于是,他便被调到这所学校。
学校的后面是一条羊肠小道,穿过两座山三道沟,通到离这儿8公里的岩洞中,他常沿着这条山路去岩洞中挑水。这里的水少得可怜,只要天不下雨,就没水喝。所以,学校每年至少有5个月缺水。缺水时,等学生下了课,他才去溶洞里挑水。
酷热难耐的正午,骄阳似火,一个貌似和尚的人担着水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。走到溶洞已感到两腿发软,挑着一担水回来,更是大汗淋漓。来回两个多小时,挑回来的水只剩下半桶。此时,他才感到滴水贵如油。每次洗完脸,都要留着水洗衣服、洗脚。一桶水要用一个礼拜。为了省水,他索性削发为“僧”。他姓余,所以同事便送他“余和尚”的雅号。从此,便有了一个“和尚”挑水喝的故事。
除了水,吃菜也是个难题,买趟菜需要往返十几公里的山路。于是,他自己在山脚下用石头垒了一块菜地。可菜芽刚从土里冒出来便被附近农民养的小鸡给啄光了。他吃得最多的是萝卜干和咸菜。今年,回老家过完年走时,他只带了4斤绿豆,3个咸白萝卜。娘不解地问:“你在那儿连这个都吃不上?”他嘿嘿一笑撒了谎:“俺那儿是县城,大鱼大肉都吃腻了,吃点这个倒新鲜。”
太阳落山了,孩子们都放学回家,空荡荡的学校里只有他自己。到了晚上,山里静得出奇,静得让人害怕,他心里便生出一种孤独感。上高中时,落下的关节炎又疼起来了,他忍不住一个人悄悄地落泪。于是就和团县委马书记打个电话。这边哭着那边陪着,一直等到不再听到哭声。

由于心里的那份牵挂,4个月后他从深圳重回麻山。这次,他被分配到长顺县最偏远的一个乡——敦操。在敦操民族学校当了一名代课教师。当地苗语称老师为“木瘩”,学生们平常都叫他“余木瘩”。为了赞美他的执著,同事们又送他一个绰号“余木疙瘩”。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舍弃都市的“余木疙瘩”
 2007
7月,余恒菊的志愿服务结束了,孩子们送他出山,分别时,挥着小手流着眼泪,“余老师,您还回来吗?”他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走到另一个世界——深圳。
 
深圳一所私立中学聘用了他这位山区的志愿者。试用期里每月1200余元工资,期满后,工资3000元左右。这与在贫困山区当志愿者600元的收入相比有天壤之别。
 
可他接到聘书时,心里却又不是滋味。他夜里做梦常常回到麻山,他忘不了那些穿着破旧却又十分可爱的孩子们的笑脸;他忘不了当没菜吃时,不知是谁把一捆菜一块腊肉偷偷放在他的门前;他忘不了放学了,总有几个学生陪他唠嗑,为的是让他少些寂寞。
走在深圳的大街上,忽然他的手机铃声响起。一个男孩熟悉的声音传来,“余老师,你走后我们的快乐少了,英语没人教,课也停了,小伙伴们都很想你……”接着听到的是哭泣声。此时他觉得鼻子有点酸,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。总觉得离开了那座山、那片地、那群孩子,心里就空荡荡的。
由于心里的那份牵挂,4个月后他从深圳重回麻山。这次,他被分配到长顺县最偏远的一个乡——敦操。在敦操民族学校当了一名代课教师。当地苗语称老师为“木瘩”,学生们平常都叫他“余木瘩”。为了赞美他的执著,同事们又送他一个绰号“余木疙瘩”。每次这样唤他,他都笑纳。

余恒菊在志愿者日记中写道:“有一种生活,你没有经历,不知其中的艰辛;有一种艰辛,你没有经历,不知其中的快乐;有一种快乐,你没有经历,不知其中的纯粹。西部志愿者的生活,因为艰辛而快乐,因为纯粹而耐得住寂寞。”

 
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永久的志愿者
“妹妹,我的事儿媒体已经播了,千万别传到爹娘耳朵眼里。”
          3       月3 接到哥哥的电话后,妹妹又看了一遍中央电视台的《共同关注》,边看边流泪,没想到哥哥居然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当志愿者,早已把保守秘密忘得一干二净,一股脑儿把哥哥的事给爹娘端了出来。听完女儿的讲述,娘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下来,当场拨通了余恒菊的电话:“儿啊,你到那么远的一个穷山沟,咋也不给家里说一声?”
“娘,俺是怕你们挂心。”
“你那儿缺水、缺电,连个青菜也吃不上,当娘的放心不下。”
“俺年轻挺得住,吃点苦没啥,你和爹要多保重!”电话这头,东望村的娘在哭泣。电话那头,敦操民族学校的儿在哽咽。想想自己,支教4年不但没有给家里添补家用,还常常从家里拿钱;想想自己,排行老大却不能在父母身边尽孝,还常常让父母为自己操劳费心,余恒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。
 
他在麻山支教4年,从未说过在那里的苦和难。每年过春节,他都要回家看看年过古稀的奶奶和已过天命之年的爹娘。50多岁的父亲最了解儿子的心思,他凄楚地告诉记者:“儿子知道家里前些年盖房和他弟弟结婚都借了钱,他是想自己不能照顾家,就不想再拖累家里。恒菊每次走的时候,俺们都让他多带点东西,他从来不愿意拿,后来也只是带走了一点儿自家腌的咸菜和洋姜。”他每月只有600元钱,还抽出一部分资助一个家庭贫困的学生。而他自己除了鞋必须买以外,没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,过年回家的时候,还是母亲把他弟弟的几件衣服偷偷放到了他的包里。
他的事迹曾感动了香港一家基金会,决定拿出12万元帮助改善翁落村的教学条件。当地政府又拿出10万元给翁落村小学修建了新校园。看着新校园,他很欣慰。可他又在叹息,有了校园,老师又在哪儿呢?
他的女朋友也是大学生服务西部计划志愿者,是乡村医生。志愿服务结束后,他的女友回湖南老家。他时时盼着女友能够回来,却等来了不回来的消息。
他仍在坚守着,可喜的是,当地有关部门已聘用他为正式教师。
问他在麻山还要待多久,他只淡淡地说:“离开了孩子,我还能做些什么?”正如他在志愿者日记中写的那样:“有一种生活,你没有经历,不知其中的艰辛;有一种艰辛,你没有经历,不知其中的快乐;有一种快乐,你没有经历,不知其中的纯粹。西部志愿者的生活,因为艰辛而快乐,因为纯粹而耐得住寂寞。在这里4年支教,让我变了,浮躁气没了。我已慢慢地适应了这里,然后再去慢慢地改变这里。改变不了环境,先改变自己。等改变自己,再改变这里的环境。”

 

     

 

Copyright©荆楚理工学院 地址:湖北荆门市象山大道33号 邮政编码:448000 鄂ICP备05003328